Too Late To Die Young.
  • ☀ 返回首页 ☀
    浮游于 > 2011-10-01 > 00:31:00

    Something for Nothin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izuki-onosaki-logs/164063379.html

    2011-09-29 22:03 

     

     

     

    标题其实并无含义,只是前女友昨晚和我说的一句口头禅而已。

     

     

    她说,希望我不要用珍贵的东西换来一片空白。

     

     

    虽然可能说这话显得有些许假惺惺,但是她对我来说确实曾经是珍贵的东西。所有的敌人尚且都能被称之为财富,更何况像这样爱过我的人呢。

     

     

    对不起说多了会显得廉价和虚伪,说到底我不过还是老毛病,演戏演成了下意识。我哭给谁看好呢?W还是她?虽然随机梨花带雨的功夫我还没练到家,但我还是能心安理得打出这样的字眼来。

     

     

    至于你们要觉得我是不是真在心底里鬼哭狼嚎,那就是你们的判断力的事情了。

     

     

    W曾经说我做不到自己想象的那么冷血甚至我根本做不了坏人,虽然我不知道昨晚发生的交流是否让她对于我的这种定义有所改观。什么叫坏人什么又叫冷血呢?这个定义我下不了,下了也只会显得不客观,不是吗。我能确信的事情,不过是所谓的选择——下什么保证说什么承诺,也就是一句话,一张脸皮摆出来的样子罢了。

     

     

    与其要我怎么去改,怎么去学会爱别人胜过爱自己,我觉得还不如做好自己就够了。

     

     

    是的,知道我那荒唐奇葩的感情经历的基友们都懂,我说到底就是个中二,并且由于这个体质吸引了一批中二。两个中二在一起想必不会有什么好下场,这是显而易见的。所以至今我仍旧处于一种单身且暗潮汹涌的状态。

     

     

    有人说我需要一个单纯,温柔的情人,没有心机,并能教会我相信世界。这样的人我倒是真认识,不过只是朋友。当然,我庆幸至少还有这样的朋友,否则我也不知道我已经病发到一个怎样的地步最后暴尸街头。

     

     

    但是相信世界又怎样呢?连我最重要的辗尘都对我说,轻易就相信不是件好事。这世界太大,人太多,我纵有痴心妄想,觉得自己是女王该受万千宠爱,又如何?妄想也该有限度,所以我降低到,只希望有一个人能来爱我这样的档次。但就是这样也是贪婪,W说的对,这就是不该有的要求,世上没这种好事,你爱那个人那个人也爱你。跟中五百万差不多的几率。W我是羡慕你的,你说你有了自由就可以什么都不要了。这是何等境界,恕小女子达成不能,我真诚地羡慕你,觉得你是个智者,但我仍有我自己的路要走。

     

     

    那么爱自己吧?我是还不够爱自己吧,所以才会觉得不满足,才会想要被爱,才会借由爱着别人来爱那个状态下的自己。虽然很多年以前我的确不是这样的,那时候年轻啊,喜欢一个人就是全部,自己算个什么呢,为了她死都值得,结果却还是因为对方的一句话答应一定死在她之后替她送葬。还有很多,我在这里不想提,很多事在旁人眼里看来都是会贬值的。

     

     

    W问我是否真的喜欢过那个人,这真的是喜欢吗?

    我其实想回答说,不是。

    那是爱。我爱她。

     

     

    我早已预见此生我不会再如那年一样去对一个人付出胜过对自己的感情。有些东西就是只有在那个年纪才会发生的,才能给出去的,时间过了就永远没戏了。就那么一次的。我可以问心无愧,说那个男人比我更适合她,因此我祝福她的婚姻,因为这样她能获得幸福。别以为这想法来的简单,亦是用了整整几年的时间,才明白这个道理。

     

     

    不扯旧话,那也没什么意义,跟我要总结的这件事更没什么大的联系。

     

     

    我知道当事人不会看见,所以我总结不是为了给她看,也不是为了给她们看。事到如今,这场戏码已是终幕切过后放制作组名单的时候了。身为当事人之一我也不会动什么来续集的愚蠢念头,没错,我输不起,也不想再输。我也是人,也要面子,也是一只狮子有着自己的尊严,纵使它卑微还有着那么点儿扭曲。

     

     

    在这场戏里我失去的最多的不过是时间。这么想来,似乎还算能够接受的。毕竟只是虚无的载体上的纠葛,我一没掉皮掉肉二没被劫财劫色,算来最多也就是掉了几滴泪胃痛了几次,精神损失那其实对我说是家常便饭就更不算什么了。

     

     

    但我要说明,我,并不会因此就原谅你。

    我承认我的过错,那些伤害过的人,我对不起你的相好Y,对不起前女友K,甚至对不起我们共同的朋友W。但是,我觉得我没有对不起你。

     

     

    我可不想再被人指着鼻子骂说我是不是想害死一个人,而那个人还是你。以及这真的是高估我了,我虽然无耻虽然有罪,但我还没修炼到能害死一个人的地步。不过从另一个意义上来说W这句话也是对的,她在此之前可是还说我恨不得她和Y都去死呢。这可真是冤枉大了,我还没有恶毒到希望她们两个无辜的好人去死,我所有对Y姑娘的内疚都是真的,我也自知我这样的一个货色完全不值得W还费这么多心思教育我这么久。但这么说来,其实我确实在心底是恨不得你去死的呐。

     

     

    所有糟践我感情的人都该下地狱哟呵呵呵。

     

     

    不过我没有那么下限,在知道是你家里出事之后还咒你去死。昨天那些不经大脑的咆哮与责难,我的确后悔了,也向W和你留言表明了我的歉意。所以,已经清了。我不知道你是否会接受,当然,从你当初想叫我滚的时候我就明白我一定说了极为过分的言辞,所以,我道歉。

     

     

    当然我根本没有希望过你的原谅。因为你不接受那更好,你甚至可以讨厌我,恨我,这样不是更好吗?这样一来我们才算是真正的两清了,互不相欠了,你不必再对我怀着无聊的自责与负罪感了,我也可以更理所当然地表现出自己忍耐在阴暗面中的憎恶与报复心。哦,当然报复什么的我已经不会去做了,那太麻烦,我智商也不够高,最重要的是我也不想再伤害到Y不想惹毛W导致我真的在这个圈子呆不下去没脸见人。于是就这样吧,我恨你你也恨我,结了。

     

     

    所以就说嘛,我们怎么可能做好基友呢,你这事情的状况可是比我前男友还要极品几分啊,我和他到现在都是老死不相往来的样儿,你以为我的善心有多重,圣母到泛滥吗?哈哈。还好基友呢,我觉得我没诅咒你已经是很手下留情啦。

     

     

    你说你干什么那么无聊呢,亲爱的,虽然大家都心知肚明人人都戴着面皮儿过活,但我真心奉劝你一句姑娘,别没事儿干就去撕别人脸上那层皮儿,很疼的哟。如果硬要给你的罪行安个说法的话,那就是你不该来选中我这样一个对手然后看穿我背后不可告人的那一面。不过这事我也有责任,所以现在我也不装什么清纯委屈脸了,这事说白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吧,但是你似乎有点儿做过了头哟少黏?搞成今天这副样子,我想没人乐意吧,看你给我说明真相那天哭得叫一个惨,我都心软了啊,哎哟。再怎么说都是女人,我说过我不会真心恨一个女人。

     

     

    当然什么是桌面上的话大家都懂。

     

     

    哈哈哈,其实你带不带把这真不重要,我妹子爷们都爱,妹子爷们要捅我一刀也都是一样疼。你之前有没有欺骗我也不重要。恶毒的话我就不再说了,该暴躁的昨天晚上我都和W暴躁过了,谁教我贪恋这一场虚无的恩宠,谁教我自得于这一场愚蠢的虚荣。我们可不是同类,这话我还傻逼的时候我对你说,我还对你留存幻想的时候我对你说,现在我清醒而淡漠地依然要对你这么说。

     

     

    虽然当事人都看不到,我也不过是立此存档给自己一个梳理与交待。

     

     

    在W和Y的眼里,自然是袒护你的,她们若看到我这样的话定是也在暗自诅咒我吧。但是这很正常,就像知道这事的我圈子里的朋友们也都是站在我这边的,在她们眼里你可是同样不堪。人都愿意选择相信自己相信的人,我也无意去撕开自己给谁看了,又是演戏演成下意识的后果,不过总算该收工了。至于以后我演不演,那是我和另一批人的事儿,跟之前的演员观众都已经没关系了。

     

     

    是的,我无理取闹,我恬不知耻,不过好在我还剩了点自知之明没到无可救药的地步。所以又一次被可爱的W君一桶冰块儿砸下来,我就清醒了,是的,我每次都是到了事态临界值的时候被一个旁观者拿刀子捅醒。谢谢你们提醒我戏拍完了,谢谢。这可是发自真心,要没有W我还真不知道事情会搞成什么样子。真鱼死网破就太没劲了,我还想多混两年,成本太高的戏我演不起,真抱歉。

     

     

    我承认自己的丑陋与自私,就像其实我一直很爱这样的自己。说句题外话吧,看到这里的我的朋友们,你们大可放心,我从不会对朋友和家人做出这样丧心病狂的事儿,因为我不贪求你们那么多的东西,可以享受洁净的只属于友情的快乐。对,只要不贪心,就没这些发病的诱因,但是谁叫我就是这么个不知好歹又没出息的主儿,我就是个没有爱情虽然死不了但也绝对活不舒坦的主儿,啊哈。

     

     

    别找我了,以后千万别找我了,某人。就像W说的,我和你,只是陌生人而已。

    请回到陌生人该有的距离,请你自重,要找基友,请选任何你的知心好友,而不是我这样的仇敌。

     

     

    哦也许我又高估自己了,我在你眼里大概连人都不是,连W都这么说了不是么。

     

     

    所以我想我更没有理由把时间再浪费在一个从来没有把我当人看的人身上,虽说我是个抖M但我还是更爱自己。至于恨你这件事,其实你也不用担心我会去给你钉草人之类的,因为我也还是会记得你给过我的好,这就是我的记忆属性,无论好坏照单全收,即使是敌人也有珍藏的价值。或者与其说恨不如说只是无法原谅吧?现在想想之前那段时间我忍的那么辛苦真是亏大了,早知道忍耐的下场不过是这种情况我真该一开始就发作出来,老装圣母装善良也是很累的啊,本来我就精分,别让我更精分啦。

     

     

    我答应W,今后再也不会去找Y姑娘哪怕是一句话也不会再和她说。至于你,你也不要再指望从我这里得到任何感情与回应了。我更加不会去骚扰你的人生,我还没那么不要脸。

     

     

    当然,恨你,是一辈子的事情,并且我会把这变成浇灌自己的养分,甘之如饴。

     

     

    我只需要继续爱着自己就好,并让自己变得强大起来。虽然很可惜看来像喜欢朋友和家人一样去喜欢一个人对我来说是不可能的事情了。没办法让我爱他胜过爱自己的人,没资格和我在一起。不如不要出现啦。

     

     

    谢谢我所有的朋友,谢谢所有爱我的人。

    谢谢你们愿意陪在我这么个糟糕透顶,同时也自恋透顶的家伙身边。

     

     

    晚安。

    分享到:
  • <<  I miss you but where is you.
    水母少女的电波时间。  >>





Copyright © 寒声如碎寂阑珊 All Rights Reserved.
Skin by shuazii〖繁體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