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o Late To Die Young.
  • ☀ 返回首页 ☀
    浮游于 > 2009-02-01 > 20:20:44

    《盲》————献给挚爱的秀人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izuki-onosaki-logs/34506177.html

    <盲> 

    ————归于灰与鲜红/但你留恋七色的天国中/而谁为我哭/天生这样盲目———— 

    >这个城市或许是空的。你这么想着,抽了一根烟。普通的本地牌子。不是SEVEN STAR的薄荷。你只用白麝香油。那是因为你买不到范思哲的“蓝牛仔”。从网吧出来,霓虹万千。没有月亮。站在街口等人的自己,你提着包,轻轻哼着一首歌。反反复复只一句话: 
    >I LOVE YOU。I LOVE YOU。I LOVE YOU。I LOVE YOU。I LOVE YOU。I LOVE YOU。I LOVE YOU。I LOVE YOU。I LOVE YOU。I'M SO HAPPY WITH LOVE。 
    >你很久没有听这首歌了。虽然你一直给情人写信,有先用一层“I MISS YOU”铺底色的习惯。他性感的声嘶力竭。完全不似那彩铅抹在白纸面上的轻易。深夜的街是如此空落。繁华景色晃了人的眼却没有温度。你的声音细碎成不堪。这样的告白。失却了撞击的彼岸。你突然停下来。 
    >风过。拍打你的微张双唇。刚才没来得及流下的眼泪,也突然就下来了。 




    ————灵魂随你飞到另一个世界/身体却像是/断了翅膀的蝴蝶———— 
    >三年之前你爱上他。那时是懵懂少女,仿佛世间有无数欢欣。狂迷由贵的你误闯VR板块,记得图片上他红发旖旎,媚眼如丝,撒下缠绵的网将你俘获。那一年你认识了你的情人N,每个星期一次的长途电话,好像世界根本没有什么值得担忧。于是,这义无返顾,便都是三年。 
    >三年之后你学会抽烟,喜欢VR和写作。你开始明白真的没有什么可以永远。N不爱你,他是个不爱任何人的男子,但他对你依然是好。你便也甘之如饴。其实你在夜半经常失眠,在阳台上一边抽烟一边流泪。每支烟末端都用笔狠狠写下一个N。要恨不能蚀进心肺般的决然。而他也一样,他是不会属于任何人的天使。亦是不会再爱上任何人的天使。他永远不在这个世界的范畴之中。你买不到他的香水和香烟。你一直不知道自己今生今世有无造化,能呼吸着与他相同的气息,辛辣抑或芬芳。他们总是这样地诱惑着你,而你只能默然地垂下头去。 




    ————不相信我的耳朵/却迷信美丽的传说/不顾一切坠落———— 
    >在听的音乐是FAYE WONG。她有着和他一样历经尘世仍赤子般澄澈的情怀。突然拒绝听LARUKU的你,只是因为不间断地沉溺在他的声音中整整三天。你不想吃东西不想喝水,泡了一大堆的面。睡着了醒过来,还是他的声音。你有时害怕自己这样下去就要死掉。你看碟的时候关闭所有门窗,熄灭所有灯光,即使昼夜颠覆而恍若隔世。 
    >你经常梦见他。有时是一片缤纷而流光溢彩的绿,快要云般移走了似的。你的天使站在草地上微笑。他上面的天,那么地蓝,柔软铺展,纯净得仿似快要流下泪滴。失去了所有的时间,所有的意义。一刹便是地老天荒。有时是异国的河流,两岸林立华美建筑。远望见他安详沉和的面容摇曳在雕花窗棂的风景之间。多情的王子,白色短发烁立出明媚暗光。你是记得的。梦见N千里迢迢过来看你,还吻了你。 
    >梦都是梦。罢了。时光蜕下身披的鳞片,伴随望尘莫及的七色光晕一圈一圈在抬眼垂眸间白驹过隙。 



    ————其实我再去爱惜你/又有何用/难道我这次抱紧你未必落空/仍静候着你说我别用错神/什么我都有预感———— 
    >你和哥哥吵架。一发不可收拾。你为给他做礼物手指划破了口子。他却只冷冷一句感动过又能怎样?你没办法对他发脾气。那是5月份的某一个晚上。你胃疼了整整一夜,躲在被子里断断续续无声哭泣。你想你到底是把那个男孩宠坏了还是这不过是你的命运而已。他好像什么都不记得次日同你如常说笑。你把手指绞在一起也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伤口又裂了,生生豁开,盛满空洞的无奈。你发现自己不会说话了。只对着哥哥笑。所有的句子横陈在你的细胞里,好像战死之人的尸身。你最后只喃喃了一句:哥你要考好哪。 
    >考好吧都考好吧。这是个杀人的季节。雨水和特定的时间他们都是凶手。它们联合起来谋杀了那么多记忆和光阴的灵魂。你怕你最终逃不脱这场劫。“谁能告诉我,要有多坚强,才敢念念不忘。谁能告诉我,哪一种信仰,能够让人念念不忘。”你裹紧你仅剩的自尊在冷风中观望。不觅来路。 
    >你突然极想听天使的歌声。他的《FAITH》你还没有买到。你很想躲进他的信仰和对他的信仰中去。遗忘现实的一切。 




    ————你带着一身光辉/照亮我心底的漆黑/我其实无路可退/谁让你就是我的宝贝———— 
    >天刚开始热的时候,光线磨钝了棱角。米白色的折射糊满了视线。凉意只迟缓地闪现在树影间打着呵欠。哥哥请你吃甜筒的时候。你因为心里乐得一塌糊涂结果奶油化在了指尖。ARE YOU FEELING FINE?你在旁边偷看他吃甜筒的样子他也一定没有发现。细小的情绪融化在空气里面,微微地黏。其实他付钱给你买甜筒的时候你是快乐得近乎惶恐的。以后会在哪里。十年以后他还会在街上买一个甜筒给自己么。十年以后他也许谈恋爱了,也许结婚了。那时侯你的立场会在哪里。又会沦落成什么样子。 
    >你脑海中掠过小小的秀人骑在自行车上的样子。大家都是孩子的时候,就已经学会什么叫做残忍。真的不是骑很远很远的路去探望就能改变的。模糊的感情。泛黄的疼痛。你只是不明白为什么它这样突如其来。你和哥哥在一起的时候更像是两个孩子。纯澈得一束阳光都足以晃伤彼此的眼睛。今时今XXXXX终于发现他从来没有属于过你。而相隔,也早已不是一光年。即使你吗么努力地想要快乐。 
    >痛彻心肺的感情是真的。只有幸福是假的。安妮如是说。 



    ————让我感谢你/赠我空欢喜/是我安定了/幸福的骚扰/我都厌倦了———— 
    >停留在纸面上的感情。物质的,可以出没,并不渺茫。可是你N之间,隔着的仍只是潋滟时光。你不愿让自己轻易看见空洞。没有钱来买正版碟片和写真集的你,于是在熟识的音像店里拜托老板帮你刻大堆的碟子,打印两元一张的彩色图片。每个月买轻音乐小COOL,把有关彩虹四子的消息全剪下来夹在抄写他们全部歌词的本子里。墙上有去外地考试时买回来的海报,煤田晚上你要吻过他的额才肯入睡。陪伴而来的习惯还有每天午夜十二点你要拨一个电话给N。响一声便挂,暗语是他熟知以至终究无视了的“我想你了”。 
    >大家都过得很好,亦不忌讳谈到彼此。只是水晶碎裂了,那个无忧无虑笑得天真无邪的小公主,他再也回不来了。他一夜长大,变得愈来愈成熟了有男人味了会装冷酷了学会世故了。可是为了这种成长所付出的痛,全世界只有他自己明白。九七年那一夜,公主永远沉睡了,而我们的王子,我们的天使,从此诞生。你一辈子忘不掉他那一夜的双眸,决绝又坚强,美得令人心碎。 
    >时光不留情。正是这冷漠无情的霜艳,将其炼成世间最猛烈的毒药。知道无人可以幸免。于是明晓承受与恩慈的含义。 




    ————呼吸/是你的脸/你曲线在蔓延/不断演变/那海岸线/长出了最哀艳的水仙———— 
    >N过得好,你无须打扰。你活在你的世界里,他活在他的世界里,两不相欠,即是最好。即使你打电话的时候听N淡淡说又有了新的女朋友。逢场作戏而已。你比他还清楚。这是个不相信爱情的男人。你却记得他仅此一次的诺言:如若哪天自己累了自由地厌倦了,一定回你身边。一定。这个词有着亘古不变的魔力。你轻易沉溺进去一如沉溺进那双带蛊其中的眸。 
    >你望穿天使与恶魔、男人与孩子之间周旋游走的是一颗怎样敏感剔透的心。 
    >电话里。你的声线醺然若醉。媚然轻笑,他似不够习惯。你怡然自得。夜色流连旋转,化进音律。1010101。电话里。一切因为来不及发生而被迫消失。所有的一切都像这个夜晚和这个夜晚所包含、所流溢、所充盈的情感一样,在发生的同时就疾速碎裂掉了。 
    >你有时对着墙上的海报发呆:HYDE,你寂寞吗? 




    ————遇见一场烟火的表演/用一场轮回的时间/紫薇星流过/来不及说再见———— 
    >徒劳。你总是这么想了。2005年9月10日的晚上你借口病假赖在家里的沙发。裹着毯子哭得一塌糊涂。以致许久你不敢看那盘上海LIVE 的碟,你怕你自己沮丧。你曾经想借钱然后飞去上海这样冲动的事情自己也并非做不出来。但后来你仍只能隐忍而委屈地胁从于现实。还有时间吗?快要高考的人谈什么资本?就算你的时间大把他们还有多少时间?也许今生你是无法见一见那个男子了。是的。这种感觉总是突如其来,然而不改残忍地将你击倒。此时此刻。还是每时每刻。忙的时候也会想念某些人,只是闲下来时才发现罢了。 
    >好吧。命运有无数齿轮。年华尚正繁茂,内心里有激越,而形成年轻女子才有的强大光辉。到底是要死心塌地地爱一场才舍得。“从未听你的拇指,撩动花瓣的声响,从未真正放手,所以以为拥抱会漫长。”FAYE的声音不谙世事。你淡淡和女友说起毕业后一定会去遥远北方看看自己恋了三年的情人。在彼此都尚未老去的时候。唯恐错过。 
    >你想你是可以坚定流亡哪怕直至世界尽头的。 




    ————往事若无其事/关系也没关系/我们再来不及/重新认识———— 
    >你记得他当年一头红发的模样,惊为天人。你记得他“点燃心火”上沐浴在羽毛中圣洁的样子,眼中点点泪光是星辰碎钻,永生难忘。你记得他抽烟时手指交叠,那枚沉淀往事的戒指浮掠叹息的光芒。你记得他歌唱时全情投入,可爱地趴在音箱上,舌尖微卷裹住的迷情。你记得他笑起来像孩童,你记得他目光里的冷艳诱惑,你记得他努力说着中文时的调皮表情。你记得他天籁般的高音和淋漓尽致的嘶喊。即使他融入了你对这整个世界的不安之中并愈演愈烈。你也对自己说:我要记得。一切一切。N的脸。小哥哥的脸。每一次的不堪与心痛。你发誓你不后悔。 
    >在这渐行渐远的青春里你把所有对他的爱蚀进了骨髓。有朝一日和着鲜血和死亡,它将随你生命消逝成灰。可是一定会有别的人,爱他,继续这样的深情直至溃不成军。喜中带忧,暗中有光,怎么度,怎么量。你对自己的盲目知之甚明。但你可以一直,微笑。 
    >尘世无常。浮沉辗转。可是我们,都不后悔。 



    ————贫穷或有福/天生这样盲目———— 


    (END) 
    BY:NL蓝罂 06。5。15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如何. 2009-02-01
    月光歌詞. 2009-02-01
    抽了. 2009-02-01
  • <<  月光歌詞.
    如何.  >>





Copyright © 寒声如碎寂阑珊 All Rights Reserved.
Skin by shuazii〖繁體中文〗